中部经典 一 元亨寺 通妙译 第一品 根本五十经篇

<

             目 次 中部经典 一 元亨寺 通妙译 第一品 根本五十经篇
              初品 根本法门品
   一 根本法门经………………………………………………………………………………………一
      北传 中阿一0六、想经(大正藏一、五九六页。)乐想经(大正藏一、八五一页。)
      本经,如其名,说一切法之根本法门,因为凡夫最初不熟知一切法,对一切法,抱种种
      之悦乐想。解脱之阿罗汉,熟知一切法,有灭尽贪、嗔、痴故,而无患这些事。又如来
      知喜是苦之根本,灭一切渴爱而成正觉者。
      目次                                                  一
    -----------------------------------------------------------------------
      中部经典一                                            二
   二 一切漏经…………………………………………………………………………………………七
      北传 中阿一0、漏尽经(大正藏一、四三一页。)一切流摄守因经(大正藏一、八
      一三页。)增阿四0、六、净诸漏(大正藏二、七四0页。)
      本经,说灭一切漏(烦恼)之方法,这大约分为依见灭,和依知灭,依其见灭者,即舍
      邪见;依知灭者,此分为六种,说由防护、用、忍、避、除、修习而舍离。
   三 法嗣经…………………………………………………………………………………………一四
      北传 中阿八八、求法经(大正藏一、五六九页。)增阿一八、三法施(大正藏二、
      五八七页。)
      本经,分为两部,前部是佛陀为诸比丘说法,即对诸比丘,汝等乃予之法的相续者,犹
      在频临饥渴之时,教其不能就财而舍法。后部是舍利弗为诸比丘说法;比丘应远离住,
      恶法之舍离住,因此教其应学习八支圣道。(北传中阿含在前部与后部连接处,世尊因
      背痛,略说后而休养,有舍利弗代为广说之一文,圆滑地使两部连结著。)
   四 怖骇经…………………………………………………………………………………………二0
      北传 增阿三一、一(大正藏二、六六五页。)
      本经,教其闲林独坐,由精进于禅定,可得解脱之经,此、亦示与婆罗门生漏(Janusson
      in)之对谈,彼遂为佛陀之信者。
   五 无秽经…………………………………………………………………………………………三0
      北传 中阿八七、秽品经(大正藏一、五六六页。)求欲经(大正藏一、八三九页。)
      增阿二五、六、结(大正藏二、六三二页。)
      本经,关于秽之有无,说四种人,前之大半是舍利弗对诸比丘说法,最后是舍利弗和大
      目犍连之对谈。
   六 愿经……………………………………………………………………………………………四一
      北传 中阿一0五、愿经(大正藏一、五九五页。)
      本经若比丘有种种愿望者,为充实其愿望,教以应先受戒而守之。
   七 布喻经…………………………………………………………………………………………四五
      北传 中阿九三、水净梵志经(大正藏一、五七五页。)梵志计水净经(大正藏一、
      八四三页。)增阿一三、五孙陀利(大正藏二、五七三页。)后半,杂阿一一八五(大
      正藏二、三二一页。)别杂九九(大正藏二、四0八页。)
      本经,人心被秽者,易堕恶趣。心净可豫期于善趣。恰如污秽之布,不能染上鲜明的颜
      色,布清净时,教其染上群明之色。其次,说其心秽是甚么,最后说人,心应常清净,
      目次                                                  三
    -----------------------------------------------------------------------
      中部经典一                                            四
      以教诫婆罗门孙达利迦婆罗多越奢(Sundarika-bharadvaja)身体之沐浴其最重要是
      心之沐浴。
   八 削减经…………………………………………………………………………………………五一
      北传 中阿九一、周那问见经(大正藏一、五七三页。)
      本经最初对长老大周那之言,舍离诸见,以示根本法。其次以五部门,说明应削减诸恶
      欲,以至究竟涅槃的方法。其五门者:第一削减;第二、对于善法发心;第三、恶欲法
      之回避;第四、升高善处之法;第五、达究竟涅槃之法。
   九 正见经…………………………………………………………………………………………六0
      北传 后半,增阿四九、五(大正藏二、七九七页。)
      本经是关于得正见、达正法之方法,诸比丘问,舍利弗答,其次以详说诸部门。一、知
      不善和不善之根本、善和善的根。二、知食和其集、灭、道。三、知苦和其集、灭、道。
      四、——一五、对老死以下、生、有、取、欲、受、触、六处、名色、识、行、无明之
      一一,知自己和其集、灭、道。一六、知漏和其集、灭、道。
 一0 念处经…………………………………………………………………………………………七三
      北传中阿九八、念处经(大正藏一、五八二页。)
      巴利 长部二二、大念处经(南传七、但其十八——二一本经缺,其他全合。)
      本经为得一乘之究竟解脱涅槃而说四念处者。

              第二品 师子吼品
 一一 师子吼小经…………………………………………………………………………………八二
      北传 中阿一0三、师子吼经(大正藏一、五九0页。)
      本经是世尊对诸比丘教说:“汝等于此教团唯为沙门而非外道。”作大师子吼吧!而且
      教其理由,外道虽有同样的目标,但彼等完全不知取,不能为沙门;关于取、及渴爱、
      受、触、六处、名色、识、行、无明,以说之。
 一二 师子吼大经…………………………………………………………………………………八九
      北传 身毛喜坚经(大正藏一七、五九一页。)增阿四六、四、力(大正藏二、七七
      六页。)增阿五0、六(大正藏二、八一一页。)杂阿六八四(大正藏二、一八六页。)
      增阿三一、八(大正藏二、六七0页。) 信解智力经 (大正藏一七、七四七页。)
      本经曾入佛门、后转入外道之善星者,因诽谤世尊,舍利弗闻之以告世尊,世尊乃说法。
      其内容,初举如来之类句、如来十力、四无所畏、及四生、五趣、涅槃道之详说。佛亦
      目次                                                  五
    -----------------------------------------------------------------------
      中部经典一                                            六
      说:如外道所为之种种苦行、贪秽行、嫌厌行、独住行、不净食行、丛林住行、舍行、
      少食行、祭祀、火祭等,而且此等,不是达最上知见之道。最后以示如来虽老,其智慧
      辩才,不衰退。
 一三 苦蕴大经…………………………………………………………………………………一0九
      北传 中阿九九、苦阴经(大正藏一、五八七页。)苦阴经(大正藏一、八四页。)
      增阿二一、九、苦除(大正藏二、六0四页。)
      本经是诸比丘,或时行乞之际,或于外道园,闻彼等,对沙门瞿昙和我等,于欲、色、
      受之教说,言无何等之区别,因以告世尊,世尊乃说法,即,彼等和世尊之间,有甚大
      的差别,对于欲、色、受、其各各之味、患,出离等之说明。
 一四 苦蕴小经…………………………………………………………………………………一一七
      北传 中阿一00、苦阴经(大正藏一、五八六页。)苦阴因事经(大正藏一、八四
      七页。)释摩诃男本四子经(大正藏一、八四八页。)
      本经是佛陀对释迦族之摩诃那摩说法,其趣旨大体上唯是智的了解,没有体验者,即没
      有用处。又离系派之徒,虽重体验,但错误其趣旨和方法,所以结果还是没有用,举佛
      陀和离系派之徒间的问答。
 一五 思量经……………………………………………………………………………………一二五
      北传 中阿八九、比丘讲经(大正藏一、五七一页。)受岁经(大正藏一、八四二页。)
      本经是大目犍连,向诸比丘说法的。其内容,首先是举难教者和易教者之性质条件。其
      次,如自思量而受他之爱好、欣悦者、说应修养和发心,最后自观察,若有恶不善之法
      者,当劳力舍离此,已舍离者,以其喜悦,由善法之学习,教应更精进。
 一六 心荒芜经…………………………………………………………………………………一三七
      北传 中阿二0六心秽经(大正藏一、七八0页。)增阿五一、四(大正藏二、八一七页。)
      本经举五心之荒野和五心之束缚,有此之时,于佛法不得增长、兴隆、成满。以舍断此
      之时,得增长、兴隆、成满无疑。其次说四如意足和勤勇。成就以上十五者,说可达正
      觉涅槃。(北传增阿,缺终之四如意足和勤勇。)
 一七 林薮经……………………………………………………………………………………一四四
      北传 中阿一0七、一0八林经(大正藏五九六、五九七页。)
      本经是比丘依林薮、村落、都市、国土、乃至人而信时。有无得念、定、漏尽、无上安
      稳,应以决定去就,教之不应受生活资具之易得与否之左右。北传之第一部份大致一样,
      目次                                                  七
    -----------------------------------------------------------------------
      中部经典一                                            八
      第二部份,念乃至无上安稳,换为“出家之义”但其趣旨结果是同一。
 一八 蜜丸经……………………………………………………………………………………一五0
      北传 中阿一一五、密丸经(大正藏一、六0三页。)增阿四0、一0、甘露法味(大
      正藏二、七四三页。)
      本经乃世尊略说后,大迦旃延之详解的经,首先释迦族之Dandapani(执杖者)向世尊,
      问世尊之说如何?世尊言,予说此说之时,任何人都不至于论争,又答与至一切之妄想
      不生起来。其次,又以此事语诸比丘,诸比丘问为如是说及至其方法。迷执想分生起之
      依处灭时,略说要一切恶不善灭,而入室。于此诸比丘,请大迦旃延详解此说,迦旃延
      乃详解之,后得世尊之称可。
 一九 双想经……………………………………………………………………………………一六0
      北传 中阿一0二、念经(大正藏一、五八九页。)
      本经是说世尊成佛前,修行中之功夫的一种体验,即除去欲、患、害意等及双双相对立
      之想,灭前者,自然令后者不生,举说种种之譬喻。
 二0  想念止息经………………………………………………………………………………一六八
      北传 中阿一0一、增上心经(大正藏一、五八八页。)
      本经是说实增上心(禅心)之五阶段,其五者:一、不善法之想生时,要念反对此的善
      想。二、犹恶不善法想之生,便审查其想之患。三、犹恶不善法想之生,对此等不作一
      切忆、思念。四、犹恶不善之想生者,即念其行止息。五、而且犹恶不善之想生者,即
      行禅定之方法。

              第三品 譬喻法品
 二一 锯喻经……………………………………………………………………………………一七三
      北传 中阿一九三牟犁破群那经(大正藏一、七四四页。)增阿五0、八(大正藏二、
      八一三页。)
      本经是长老牟犁破群那和比丘尼常常遇会,因人之非难,却大忿怒,无论如何场合亦不
      应嗔恚,为教其应常住慈心,喻娑罗树林之保护,喻吠提希伽(vedahika)及其女用人,
      喻大地非地者,喻以草炬令煮沸恒河之水者,喻猫皮,喻锯子等说。
 二二 蛇喻经……………………………………………………………………………………一八四
      北传 中阿二00、阿黎吒经(大正藏二、七六三页。)增阿四三、五船筏(大正藏
      二、七五九页。)
      目次                                                  九
    -----------------------------------------------------------------------
      中部经典一                                            一0
      本经乃阿利吒比丘,对世尊所说之障碍法,因生起实际上不障碍之恶见,而呵责之。其
      次,学法者,应理解其真意义,教以捕蛇之喻。其次,渡脱者,不可执著法,以说筏喻。
      其次,于非实有者,不应焦劳,教之一切无常,应解脱之,举解脱之种种喻。又如来非
      是虚无论者,说圣者之阶梯等。(北传之中阿大体上一致,增阿唯筏喻之处合致。)
 二三 蚁垤经……………………………………………………………………………………二0二
      北传 蚁喻经(大正藏一、九一八页。)杂阿一、0七九(大正藏二、二八二页。)
      别杂一八(大正藏二、三七九页。)增阿三九、九婆蜜(大正藏二、七三三页。)
      本经,或天对鸠摩罗迦叶尊者提出蚁垤之谜而去之缘故,比丘请佛陀解释,佛陀即解释
      此。
 二四 传车经……………………………………………………………………………………二0六
      北传 中阿九、七车经(大正藏一、四二九页。)增阿三九、一0、七车经(大正藏
      二、七三三页。)
      本经是世尊闻名出生地诸比丘之夏安居的状况始。经之中心,是叙舍利弗和和曼多罗尼
      子(mantani-putta)之法谈的状况。其法谈的内容,比丘梵行住者,不为得戒清净,
      亦不为得心清净,乃至不为得知见清净,唯为得涅槃。然而离此等即不得涅槃,以说七
      传接车之喻。
 二五 撒饵经……………………………………………………………………………………二一三
      北传 中阿一七八 师经(大正藏一、七八一页。)
      本经乃世尊于诸比丘,对 师之撒饵,喻四种鹿群,对沙门、婆罗门说世间诱惑的心得。
 二六 圣求经……………………………………………………………………………………二二四
      传北传 中阿二0四、罗摩经(大正藏一、七七五页。)参考本事经卷四(大正藏一
      七、六七九页。)
      本经,诸比丘聚集于罗车伽庵之谈法时,世尊亦往说,关于圣求和非圣求。其次,世尊
      说自己之出家至初转法轮之自叙传。于此自叙传中,对出家当时的状况,于修行时代,
      就学于阿罗罗伽罗摩仙或郁陀伽罗摩弗仙之事,在郁毗罗之阇那(Sena)村独坐成道,
      梵天劝请,至鹿野苑初转法轮等状况,有相当详细的说示,(与北传中阿含的大体一致,
      缺梵天劝请之段。于初转法轮的内容,有舍二边就中道一节。本事经,唯圣求非圣求而
      已。)
 二七 象迹喻小经………………………………………………………………………………二四三
      北传 中阿三0、象迹喻经(大正藏一、四六四页。)
      本经是婆罗门生漏(janussonin)遇到出家者卑卢帝伽(Pilotika),卑卢帝伽从世尊之
      目次                                                  一一
    -----------------------------------------------------------------------
      中部经典一                                            一二
      伟大,以四种象迹喻教之。而后访问世尊,更闻殊胜的象迹喻,次,教以戒防护诸根、
      念、知、四禅、忆宿命智、生死智、漏尽智。说于此归依佛门为在家信者。(北传唯缺
      忆宿命智和生死智,其他皆一致。)
 二八 象迹喻大经………………………………………………………………………………二五四
      北传 中阿三0、象迹喻经(大正藏一、四六四页。)
      本经是舍利弗向诸比丘说的,其内容,一切动物之足迹如包含于象迹;一切善法色摄于
      四圣谛。说四圣谛,其中特别说明苦谛,于此有关五取蕴、四大等,重要之说。
 二九 心材喻大经………………………………………………………………………………二六三
      北传 增阿四三、四(大正藏二、七五九页。)
      本经是提和达多死后不久之时,因提和不妄出家行者最后之目的,以喻说求心材(木村
      中心之硬部)者。
 三0  心材喻小经………………………………………………………………………………二七一
      北传无此经。
      本经是婆罗门频迦罗苦奢(pingalakoccha)问世尊,如六师外道之各自称,实际上其
      自己有作证吗?世尊答:其问题暂置之,以闻予之说。大体和前经同样趣旨之说。

              第四品 双大品
 三一 牛角林大经………………………………………………………………………………二八0
      北传 中阿一八五、牛角林经(大正藏一、七三九页。)
      本经最初是阿那律陀(Anuruddha),难提(Nandiya)金毗罗(kimbila)三长老,
      于牛角林很和好的修行,叙皆得漏尽。次,诣访佛陀,知其实状,被称赞,鬼夜叉及诸
      天亦皆赞叹,佛陀教鬼夜叉喜此三人,宣述以明心忆持者,皆得利益幸福。
 三二 牛角林小经………………………………………………………………………………二八八
      北传 中阿一八四、牛角婆罗林经(大正藏一、七三六页。)生经一六、比丘各志经
      (大正藏三、八0页。)增阿三七、三(大正藏二、七一0页。)
      本经是大目犍连、大迦叶、阿那律陀(Anuruddha)、阿难、离婆多、舍利弗之诸大德,
      为牛角娑罗林之自然风光更使增辉,应住如何之比丘,对此各自述其意见,而以其告世
      尊,得世尊之称赞,世尊自己对此亦述一说等之记叙。其各各之意见,皆示其各自之特
      征。
      目次                                                  一三
    -----------------------------------------------------------------------
      中部经典一                                            一四
 三三 牧牛者大经………………………………………………………………………………二九七
      北传 杂阿一、二四九(大正藏二、三四二页。)增阿四九、(大正藏二、七四页。)
      牧牛经(大正藏二、五四六。)
      本经是世尊,譬喻牧牛者,令拥护增长牛群,必要之十一法。比丘于此法、律、应致增
      长兴隆成满,以说十一法。(和北传杂阿大约一致,其他大意虽同,其内容有不少差异
      之处。)
 三四 牧牛者小经………………………………………………………………………………三0三
      北传 杂阿一、二四八(大正藏二、三四二页。)增阿四三、六(大正藏二、七六一。)
      本经是世尊,喻往昔摩揭陀人牧牛者之愚痴和智慧,以牛群各渡恒河之失败和成功者。
      说修行者亦应选择其导者。
 三五 萨遮迦小经………………………………………………………………………………三0七
      北传 杂阿一一0萨遮(大正藏二、三五页。)增阿三七、一0萨遮(大正藏二、七
      一五页。)
      本经是离系派徒萨遮迦,说完全被世尊所论破。大言没有人能胜自己之论时,遇佛弟子
      阿说示,闻无我、无常之说,大抱不快之念,后率五百离车(Licchalvi)人,往世尊之
      处,和世尊问答,由世尊说五蕴无我,诸行无常,诸法无我。彼遂至沉默。(北传两经
      大意一致,终之处有少异,特别是增阿,示有弥勒佛之信仰。)
 三六 萨遮迦大经………………………………………………………………………………三一九
      北传无此经。
      本经亦述说伏系派之萨遮迦,和前经同。但其内容,最初有关身修习、心修习者,于此
      述信奉萨遮迦之难陀瓦奢(Nanda-Vaccha)奇沙山揭奢(Kisa-Sankiccha),末伽梨
      瞿舍梨(Makkhali-Gosala)所行之苦行(此苦行有等于长部之迦叶师子吼经等。)次
      述世尊出家至坐金刚座之状况。次以钻木起火之三喻。次,世尊之坐禅、苦行、绝食之
      情况(同中部师子吼大经),次说得正道、解脱。
 三七 爱尽小经…………………………………………………………………………………三四0
      北传 杂阿五0五、爱尽(大正藏二、一三三页。)增阿一九、三断尽(大正藏二、
      五九三页。)
      本经,最初帝释天来世尊之处,问爱尽解脱之法,世尊教之。二、目犍连试帝释天是否
      了解,而升问三十三天。三、帝释在答之前,以夸天界之最胜殿。为匡其憍慢,目犍连
      以足拇指,震骇最胜殿。帝释恐怖而具答前问。五、目犍连归世尊之处,述其所确认。
      (北传杂阿有至右之第三段增阿和本文大意相同,但应注意的,有关多说空。)
      目次                                                  一五
    -----------------------------------------------------------------------
      中部经典一                                            一六
 三八 爱尽大经…………………………………………………………………………………三四六
      北传 中阿二0一、嗏帝经(大正藏一、七六六页。)
      本经是比丘嗏帝主张,识流转之邪见是佛说,世尊以诫之,且与诸比丘对谈,匡正彼误
      解。其内容是识缘生之事、食因缘、十二因缘、得知见者之态度,说苦蕴之集、与灭等。
 三九 马邑大经…………………………………………………………………………………三六四
      北传 中阿一八二、马邑经(大正藏一、七二四页。)增阿四九、八(大正藏二、八 0一页。)
      本经是世尊在鸯伽国之马邑聚落时之说法,对于说真沙门之法。
 四0  马邑小经…………………………………………………………………………………三七六
      北传 中阿一八三、马邑经(大正藏一、七二五页。)
      本经亦同前经于马邑说法,对于沙门之正道。
      索引
 一   中文索引………………………………………………………………………………………(1)

      目次                                                  一七
Advertisements
发表在 巴利中阿含 | 留下评论

一 根本法门经

                                     一 根本法门经
      北传 中阿一0六、想经(大正藏一、五九六页。)乐想经(大正藏一、八五一页。)
      本经,如其名,说一切法之根本法门,因为凡夫最初不熟知一切法,对一切法,抱种种
      之悦乐想。解脱之阿罗汉,熟知一切法,有灭尽贪、嗔、痴故,而无患这些事。又如来
      知喜是苦之根本,灭一切渴爱而成正觉者。

       中部经典
      归命彼世尊        应供等觉者
                   第一篇 根本五十经篇 初品 根本法门品 第一 根本法门经
        如是我闻。
        一时,世尊往郁伽罗村幸福林沙罗王树下。尔时,世尊呼诸比丘曰:“诸比丘!”
    彼等比丘应世尊曰:“世尊!”世尊乃言曰:“诸比丘!我为汝等说示一切法之根本
        一 根本法门经                                       一
    -----------------------------------------------------------------------
        中部经典一                                          二
    法门。谛听!善思念之!今将说之。”“愿乐欲闻!”彼等比丘应诺世尊。世尊曰:
        “诸比丘!世间上无闻之凡夫,不承认诸圣者1

注1 圣者(ariya)谓佛、独觉及佛之声闻弟子,但在此特别看为指佛陀。

,不熟知圣者之法,不以圣者之
    法为导,不承认诸真人2

注2 真人(Sappurisa),大体上此亦同谓圣者,虽是指解脱者,为与前者之区别,注释指独觉及佛之声闻。

,不熟知真人之法,不以真人之法为导;而从地以想地,
    从地以想地而思惟地,思惟于地,即从地思惟‘此地是我所有,’随喜悦地。其为
    云何?我说:“因彼不熟知[其]故也。”彼从水以想水,从水以想水而思惟水,思
    惟于水,从水而思惟,即思惟‘此水是我所有,’随喜悦水。其为云何?我说:“因
    彼为不熟知[其]故也。”至于火3

注3 以下原文,一一同前经句之返复,于略而译之。

、风、生4

注4 生者(bhuta)此若从佛音之注,是指五蕴、非人间界、存在者、漏尽者、有情、树等。

、者,诸天、生主、梵天、极光天、
  2 偏净天、广果天5

注5 阿毗浮(Abhibhu)此为无想天(Asannabhava)

、阿毗浮[胜者]、空无边处、识无边处、无所有处、非想非非想
  3 处。所见、所闻、所思、所知、唯一性、种种性、一切,亦如是。关于涅槃6

注6 以上,从地以至涅槃之间,北传中阿含,脱极光、偏净、广果,以代换阿毗浮,为无烦、无热二天及总表净之五净居天,最后缺涅槃。

,亦
  4 从涅槃以想涅槃,从涅槃以想涅槃而思惟涅槃,思惟于涅槃,从涅槃而思惟,即思
    惟‘此涅槃是我所有’,随喜悦涅槃。其为云何?我说:“因彼不熟知[其]故也。”
        诸比丘!复有比丘,有学7

注7 有学(aekha)者,对无学而语,有未学之位,谓未达阿罗汉果(无学)。

而心尚未成就,勤求最上瑜伽寂静。彼从地以知地,
    从地以知地而令彼不思惟地,令不思惟于地,不从地而思惟,即不思惟‘此地是我
    所有,’随不令喜悦地,其为云何?我说:“因彼熟知[其]故也。”关于水……乃
    至……火……风……生者……诸天……生主……梵天……光音天……偏净天……广
    果天……阿毗浮(胜者)……空无边处……识无边处……无所有处……非想非非想
    处……所见者……所闻者……所思者……所知者……唯一性……种种性……一切,
    亦如是。关于涅槃,亦从涅槃以知涅槃,从涅槃以知涅槃而不思惟涅槃,不思惟于
    涅槃,不从涅槃而思惟,即不思惟‘此涅槃是我所有,’随而令彼不喜悦涅槃,其
    为云何?我说:“因彼熟知[其]故也。”
        诸比丘!复有比丘,是阿罗汉而诸漏已尽,修行圆满,所作已作,已舍弃重担,
    到达彼岸8

注8 “逮达理想”(anuppattadattha)以sadattha为Saka-attha虽多说为(自己利义)之意,但予以Sat-attha解为(真意义)理想之意。(一般为不受后有,故不照日译,而改为“到达彼岸”。)

,断存在之结,正智而得解脱。彼亦从以地知地,从地知地而不思惟地,
    不思惟于地,不从地而思惟,即不思惟‘此地是我所有,’随不喜悦地。其为云何?
    我说:“因彼熟知[其]故也”;关于水……乃至火……乃至涅槃,亦如是。从涅槃
    以知涅槃,从涅槃以知涅槃而不思惟涅槃,不思惟于涅槃,不从涅槃而思惟,即不
    思惟‘涅槃是我所有,’随不喜悦涅槃。其为云何?我说:“因彼熟知[其]故也。”
        诸比丘!复有比丘,是阿罗汉而诸漏已尽,修行圆满,所作已作,已舍弃重担,
    到达彼岸,断存在之结,正智而解脱。彼亦从地以知地,从地以知地而不思惟地,
        一 根本法门经                                       三
    -----------------------------------------------------------------------
        中部经典一                                          四
    不思惟于地,不从地而思惟,即不思惟‘地是我所有,’随不喜悦地。其为云何?
    乃已灭尽贪欲、脱离贪欲故也。关于水……乃至……火……乃至涅槃,亦如是。从
    涅槃以知涅槃,从涅槃以知涅槃而不思惟涅槃,不思惟于涅槃,不从涅槃而思惟,
    即不思惟‘涅槃是我所有,’随不喜悦涅槃。其为云何?乃灭尽贪欲、脱离贪欲故
    也。
        诸比丘!复有比丘,是阿罗汉而诸漏已尽,修行圆满,所作已作,已舍弃重担,
  5 到达彼岸,断存在之结,正智而解脱。彼亦从地以知地,从地以知地而不思惟地,
    不思惟于地,不从地而思惟,即不思惟‘此地是我所有’随不喜悦地。其为云何?
    乃灭尽嗔恚、脱离嗔恚故也。关于水……乃至……火……乃至……涅槃,亦如是。
    从涅槃以知涅槃,从涅槃以知涅槃而不思惟涅槃,不思惟于涅槃,不从涅槃而思惟,
    即不思惟‘此涅槃是我所有,’随不喜悦涅槃。其为云何?乃灭尽嗔恚、脱离嗔恚
    故也。
        诸比丘!复有比丘,是阿罗汉而诸漏已尽,修行圆满,所作已作,已舍弃重担,
    到达彼岸,断存在之结,正智而解脱。彼亦从地以知地,从地以知地而不思惟地,
    不思惟于地,不从地而思惟,即不思惟‘此地是我所有,’随不喜悦地。其为云何?
    乃灭尽愚痴、脱离愚痴故也。关于水……乃至……火……乃至……涅槃,亦如是。
    从涅槃以知涅槃,从涅槃以知涅槃而不思惟涅槃,不思惟于涅槃,不从涅槃而思惟,
    即不思惟‘此涅槃是我所有,’随不喜悦涅槃。其为云何?乃灭尽愚痴,脱离愚痴
    故也。
        诸比丘!又,如来、应供、等正觉者,从地以知地,从地以知地而不思惟地,
    不思惟于地,不从地而思惟,即不思惟‘此地是我所有,’随不喜悦地。其为云何?
  6 我说:“因如来为熟知[其]故也。”关于水……乃至……火……乃至……涅槃,亦
    如是。从涅槃以知涅槃,从涅槃以知涅槃而不思惟涅槃,不思惟于涅槃,不从涅槃
    而思惟,即不思惟‘此涅槃是我所有,]随不喜悦涅槃。其为云何?我说:“因如来
    熟知[其]故也。”
        诸比丘!又,如来、应供、等正觉者,从地以知地,从地以知地而不思惟地,
    不思惟于地,不从地而思惟,即不思惟‘此地是我所有,’随不喜悦地。其为云何?
    因[如来]如是知“喜乃苦之根本,”知“从存在而有生、而有众生之老死也。”是故,
        一 根本法门经                                       五
    -----------------------------------------------------------------------
        中部经典一                                          六
    诸比丘!于此我说“如来断尽一切渴爱,由离染、由灭、由舍、由弃,而证觉无上正
    等正觉也。”关于水……乃至……火……乃至……涅槃,亦如是。从涅槃以知涅槃,
    从涅槃以知涅槃而不思惟涅槃,不思惟于涅槃,不从涅槃而思惟,即不思惟‘此涅
    槃是我所有,’随不喜悦涅槃。其为云何?因[如来]如是知“喜乃苦之根本”知“从
    存在而有生,而有众生之老死。”是故,于此我说:“因如来断尽一切渴爱,由离染、
    由灭、由舍、由弃,而证觉无上正等正觉也。”
        世尊如是说已,彼等比丘欢喜世尊所说,信受奉行!

发表在 巴利中阿含 | 留下评论

二 一切漏经

                                二 一切漏经
      北传 中阿一0、漏尽经(大正藏一、四三一页。)一切流摄守因经(大正藏一、八
      一三页。)增阿三四、六、净诸漏(大正藏二、七四0页。)
      本经,说灭一切漏(烦恼)之方法,这大约分为依见灭,和依知灭,依其见灭者,即舍
      邪见;依知灭者,此分为六种,说由防护、用、忍、避、除、修习而舍离。

                第二 一切漏经
        如是我闻。——
        一时,世尊住舍卫城祇陀林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呼诸比丘曰:“诸比丘!”彼
    等比丘应世尊曰:“世尊!”世尊乃言曰:“诸比丘!我为汝等说示防护一切漏之法
  7 门。谛听!善思念之!今将说之。”愿乐欲闻!”彼等比丘应诺世尊。世尊曰:“诸
    比丘!我说由知、由见而有诸漏之尽。非由不知、不见也。诸比丘!以由何知、何
    见而为有诸漏之尽耶?曰:是由知、见有正思念耶?无正思念耶?因有不正思念,
    则未生之诸漏生起,已生之诸漏增长。诸比丘“因有正思念,则未生之诸漏不生,
    已生之诸漏被舍离。诸比丘!有漏由见而舍离、有漏由防护而舍离、有由用而舍离、
    有由忍耐而舍离、有由回避而舍离、有由遣除而舍离、有由修习而舍离也。
        诸比丘!如何漏由见而舍离耶?曰:世间上无闻之凡夫,不承认诸圣者,不熟
    知圣者之法,不以圣者之法为导,不承认诸真人,不熟知真人之法,不以真人之法
    为导,不理解应作意之法,不理解不应作意之法。彼不理解应作意之法,不理解不
        二 一切漏经                                         七
    -----------------------------------------------------------------------
        中部经典一                                          八
    应作意之法,于不应作意之法而作意之,于应作意之法而不作意之。诸比丘!如何
    是不应作意之法而彼作意耶?曰:对于作意者,未生之欲漏[令]生起,已生之欲
    漏[令]增长;未生之有漏[令]生起1

注1 有(bharva)存在,不觉凡夫乃存在之意,此语在很多地方虽译为“存在”,为特别之片语,唯有古来译例时,译为“有”。

,已生之有漏[令]增长;未生之无明漏
    [令]生起,已生之无明漏生起[令]增长者,此等之法乃不应作意之法,而且彼
    [起]作意也。诸比丘!如何是应作意之法,而彼不作意耶?曰:对于作意者,未
    生之欲漏令不生起,已生之欲漏令舍离;未生之有漏令不生起,已生之有漏令舍离;
    未生之无明漏令不生起,已生之无明漏令舍离者,此等之法是应作意之法,而彼不
  8 作意也。若对不应作意之法而作意,应作意之法而不作意者,则未生之漏[令]生
    起,已生之漏[令]增长也。彼如次不正作意也。——我实于过去世存在耶?我实
    于过去世不存在耶?我于过去世是何耶?我于过去世有如何耶?我于过去世是如
    何?而后成为何耶?我实于未来存在耶?我实于未来世不存在耶?我于未来世为何
    耶?我于未来世成不成如何耶?我于未来成何?而后成不成何?——又,若现在时
    自疑——‘我实有存在耶?我实无存在耶?盖我为何耶?盖我如何存在耶?此存在
    乃由何处而来?由何处而逝去者耶?——’对于如是不正之作意者,于六邪见中则
    生起任何一见,即:彼乃真实坐起‘予之有我’之见。或彼真实生起‘予之我无’
    之见。或彼真实生起‘予由我而以想我’之见。或彼真实生起‘予由我而想无我’
    之见。或彼真实生起‘予由无我而以我想’见,复次;彼生如是之邪见:‘予所说
    此我’者,知于彼彼处受善恶业之果报,然而彼以为‘是此予之我。’又,应是常
    住、坚固、常恒、而不变易之法、永久如此存在也。此谓世间之谬见、见之丛林、
    见之难路、见之混浊、见之闷斗、见之结缚。诸比丘!被见结之所缚,而无闻凡夫、
    不得从生、老、死、愁、悲、苦、忧、恼而解脱。是故,此予谓之‘不能脱苦’也。
    诸比丘!多闻而承认诸圣者,熟知圣者之法,善以圣意之法为导,承认诸真人,熟
    知真人之法,善以真人之法为导之圣弟子,是理解应作意之法,理解不应作意之法。
  9 彼以理解应作意之法,理解不应作意之法,理解不应作意之法而不作意之,应作意
    之法而作意。诸比丘!如何是不应作意之法而彼不作意耶?曰:若作意法时,使未
    生之欲漏生起,已生之欲漏增长,若未生之有漏……乃至……无明漏生起,已生之
    有漏……乃至……无明漏令增长者:此等之法乃不应作意之法而彼不作意也。如何
    是应作意之法而彼作意耶?曰:若作意法时,使未生之欲漏不生起,便已生之欲漏
        二 一切漏经                                         九
    -----------------------------------------------------------------------
        中部经典一                                          一0
    舍离,未生之有漏……乃至……无明漏不生起,便已生之有漏……乃至……无明漏
    舍离者:此等之法乃应作意之法而彼作意也。若以不应作意之法而不作意,应作意
    之法而作意,彼使未生之诸漏不生起,已生之诸漏舍离。彼正作意‘此是苦也。’
    正作意‘此是苦之集也。’正作意‘此是苦之灭。’正作意‘此是苦灭之道也。’
    作如是思念者,则三结令舍离也。三结者乃身见2

注2 身见(sakkaya-ditthi)sakkaya谓身体存在之意,得译为身,身见有关个人我之存在,乃邪见之意。

、疑3

注3 疑(vicikiccha)对谛理之怀疑。

、戒禁取4

注4 戒禁取(silabbata-paramasa)执著自己所信奉之特别之行轨。

是也。诸比丘!
    此等谓由见舍离漏也。
        诸比丘!何谓漏是由防护而舍离耶?曰:诸比丘!于此处,比丘由省[察思]
    虑于真正防护眼根而住。诸比丘!若现在彼于不防护眼根,便忧戚热恼之诸漏生
    起;若既住于防护眼根,则此等忧戚热恼之诸漏不生起也。又比丘由省虑于真正防
    护耳根而住……乃至……真正于防护鼻根而住……乃至……于防护舌根而住……乃
    至……于防护身根而住……乃至……于防护意根而住。于现在,若彼不防护意根者,
    而使忧戚热恼之诸漏生起;若既于防护意根,则此等忧戚热恼之诸漏不生起也。诸
 10 比丘!于现在,若不防护[诸根],使忧戚热恼之诸漏生起;若既防护[诸根],则
    此等忧戚热恼之诸漏不生起也。诸比丘!此等乃谓漏,由防护而舍离也。”
    诸比丘!如何漏是由用而舍离耶?曰:诸比丘!于此处,比丘以省虑而真正以受用
    衣服,即唯为防寒暑,又为防虻、蚊、风、热、蛇之所触,又唯为覆带裆也;又,
    由省虑而真正以受用施食、非为嬉戏、非为肥悦、非为虚饰也。唯为此身之久住、
    保养,防止伤害、为助梵行故也。即:‘我以如是灭故痛,使新痛不生,又使我之
    生涯无过错而安稳。’又,由省虑而真正受用床座,乃唯为防寒、暑,又防虻、蚊、
    风、热、蛇之所触,驱除时节之危险及唯为爱好独坐而[受用之]也。又,由省虑
    而真正受用医药资具,乃唯为防止已生之痛苦及离苦之目的也。是故,若不如是受
    用者,将使忧戚热恼之诸漏生起,既于如是真正受用者,则此等忧戚热恼之诸漏不
    生起也。诸比丘!此等是谓漏,由受用而舍离也。
        诸比丘!如何是漏,由忍耐而舍离耶?曰:诸比丘!于此处,比丘由省虑真正
    忍耐寒、暑、饥、渴、虻、蚊、风、热、蛇之所触,忍耐骂詈、诽谤之言语,至苦
    痛、酷烈、不乐不快,能耐如夺其命之已生诸身[等]痛。诸比丘!若不如是忍耐,
    将使忧戚热恼之诸漏生起;若已如是忍耐,则此等忧戚热恼之诸漏不生起也。诸比
    丘!此等是谓漏由忍耐而舍离也。
        二 一切漏经                                         一一
    -----------------------------------------------------------------------
        中部经典一                                          一二
        诸比丘!如何是漏,由回避而舍离耶?曰:诸比丘!于此处,比丘由省虑真正
 11 回避恶象,回避恶马,回避恶牛、恶狗,回避蛇虺、杌株、荆棘之道,回避沟坑、
    断崖、沼泽。如坐于不适处之座者,于行不适当之处而行者,于交往不适当之恶友
    而交往者,聪明之同行者,将判定此是陷入恶[行]之状态。彼于如是不适当之座,
    于如是不适当之行处,于如是之恶友,由省虑而真正回避之。诸比丘!于现在,若
    不如是回避者。使忧戚热恼之诸漏生起;若已如是回避者,则此等忧戚热恼之诸漏
    不生起也。诸比丘!此等是谓漏,由回避而舍离也。
        诸比丘!如何是漏由遣除而舍离耶?曰:诸比丘!于此处,比丘由省虑真正不
    容受已生之欲念,以此令舍之,除之、远之、绝灭之;不容受已生之嗔念,以此舍
    之、除之、远之、绝灭之;不容受已生之害念,以此令舍之、除之、远之、绝灭之;
    不容受一一生起之恶不善法,以此令舍之、除之、远之、绝灭之。诸比丘!于现在,
    若不遣除此等,使忧戚热恼之诸漏生起;若已如是遣除,则此等忧热恼之诸漏不生
    起也。诸比丘!此等谓漏,由遣除而舍离也。
        诸比丘!如何是漏,由修习而舍离耶?曰:诸比丘!于此处,比丘由省虑真正
    修习念觉支。其由离、由离染、由灭尽而转入于出离也;由省虑真正修习择法觉支
    ……乃至……修习精进觉支……乃至……修习喜觉支……乃至……修习轻安觉支
    ……乃至……修习定觉支……乃至……修习舍觉支,其由离、由离染、由灭尽而转
    入于出离也。诸比丘!于现在:若不如是修习,即令忧戚热恼之诸漏生起;若已如
    是修习,此等忧戚热恼之诸漏则不生起。诸比丘!此等应谓漏,由修习而舍离也。
        诸比丘!若比丘应依见而舍离诸漏者,则依见而令舍离,应依防护而舍离诸漏
    者,则依防护而令舍离,应依受用而舍离诸漏者,则依受用而令舍离,应依忍耐而
 12 舍离诸漏者,则依忍耐而令舍离,应依避离而舍离诸漏者,则依避离而令舍离,应
    依遣除而舍离诸漏者,则依遣除而令舍离,应依修习而舍离诸漏者,则依修习而令
    舍离者,乃谓其比丘是防护一切诸漏者也。已解渴爱,诸结已解,正以现观5

注5 “正现观慢”(samma-manabhismaya)正观自己之邪见有慢心,以舍其慢心之意思。

慢而
    得苦灭者也。”
        世尊如是说已,彼等比丘欢喜世尊之所说而信受奉行!——
        二 一切漏经                                         一三

发表在 巴利中阿含 | 留下评论

三 法嗣经

                                    三 法嗣经
      北传 中阿八八、求法经(大正藏一、五六九页。)增阿含九、三法施(大正藏二、
      五八七页。)
      本经,分为两部,前部是佛陀为诸比丘说法,即对诸比丘,汝等乃予之法的相续者,犹
      在频临饥渴之时,教其不能就财而舍法。后部是舍利弗为诸比丘说法;比丘应远离住,
      恶法之舍离住,因此教其应学习八支圣道。(北传中阿含在前部与后部连接处,世尊因
      背痛,略说后而休养,有舍利弗代为广说之一文,圆滑地使两部连结著。)

        中部经典一                                          一四
                第三 法嗣经
        如是我闻。
        一时,世尊往舍卫城祇陀林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呼诸比丘曰:“诸比丘!”彼
    诸比丘应世尊曰:“世尊!”。世尊乃言曰:
        “诸比丘!汝等应为我法之继承者,勿为财(食)之继承者。我怜憨汝等,愿‘我
    之弟子等为法之继承者,勿为财之继承者。’诸比丘!若汝等为我财之继承者,而
    不为法之继承者,则汝等因此将受他人之指责批评:‘此师之弟子众为财之继承者,
    非为法之继承者。’我也因此将受他人指责批评:‘此师之弟子众为财之继承者,
    而非为法之继承者。]诸比丘!又若汝等为我法之继承者,而不为财之继承者,则
    汝等因此将不受他人之指责批评:‘此师之弟子众乃非为法之继承者!而为财之继
    承者!’我也因此将不受他人之指责批评:‘此师之弟子众非为法之继承者,而为
    财之继承者。’是故,诸比丘!汝等于此应为我法之继承者,勿为财之继承者。我
    怜愍汝等故,愿‘我之弟子等为法之继承者,勿为财之继承者。’
        诸比丘!今于此,予得食、饱食、满足、食已、充分饱满,而若有剩余食物,
 13 应当舍弃之时,有饥渴疲羸之二比丘来,我对彼等即如次言:‘诸比丘!我得食、
    饱食、满足、食已、充分饱满,而我剩余此食,应将舍弃;汝等若饮食者便取食之;
    若汝等不食,我便以此弃于无草之地,或投于无虫之水中。’于此,其中一比丘作
    如次之念:‘世尊得食、饱食、满足、食已、充分饱满,而于世尊,此食乃残余之
    食,应将舍弃,我等若不食,则世尊将以此弃于无草之地,或投于无虫之水中,而
    世尊如是宣说:诸比丘!汝等应为我法之继承者,勿为财之继承者。”然而,此食
    实为一种财也。我今应不食此残食,以此饥渴疲羸之身,[忍]度过此一昼夜也。’
    彼即不食其[残]食,以其饥渴疲羸之身[忍]度过其一昼夜。而另一比丘又作如
    次之念:‘世尊得食、饱食、满足、食已、充分饱满,而于世尊,此食乃残余而将
    舍弃。我等若不食;则世尊将以此弃于无草之地,或投于无虫之水中。我今宁可食
    此食,以治此饥渴疲羸,[安稳]度过此一昼夜也。]彼即以食其食,以治其饥渴疲
    羸,[安稳]度过其一昼夜。诸比丘!彼食其食,虽以治其饥渴疲羸,而[安稳]度
    过其一昼夜。然而,就两者相比,彼我之第一比丘,真[值]尊敬、称赞也。此为
        三 法嗣经                                           一五
    -----------------------------------------------------------------------
        中部经典一                                          一六
    何者?诸比丘!其实在彼比丘,其长久少欲、知足、削减1

注1 削减(Sallekha)是削减欲及欲之积聚物,欲之对象物。

、易养2

注2 易养(Subharata)得简易生活之生活法。

、资于精勤故
    也。是故,诸比丘!今汝等应为我法之继承者,勿为财之继承者。我怜愍汝等故,
    愿:‘予之弟子众为我法之继承者,勿为财之继承者。’”世尊如是说。如是说已,
    善逝从座立起,而进入精舍。
 14     世尊进入不久,尊者舍利弗对诸比丘曰:“诸贤!”彼等比丘应尊者舍利弗曰:
    “尊者!”尊者舍利弗乃曰:“诸贤!大师住于远离时,弟子众不学远离者,为如何
    耶?又,大师住于远离时,弟子众若学远离者,为如何耶?”诸比丘答曰:“尊者!
    我等于尊者舍利弗之处,为领解此语之意义,由远路而来。今尊者舍利弗能就此语
    明示其意义,实[我等之]荣幸也。(如是,)从闻尊者舍利弗,诸比丘应当受持之。
    舍利弗曰:“然!谛听,诸贤!善思念之,我将说之。”彼等比丘应诺尊者舍利弗曰:
    “然!愿乐欲闻!”尊者舍利弗乃曰:
        “诸贤!今大师住于远离时,弟子众不随学远离;大师所说应舍离之法而不舍
    离;浪费散慢,前进于堕落,以远离为重荷而逃避。诸贤!于此处,长老比丘以三
    事呵责之,即:大师住于远离时,弟子众不随学远离,此乃长老比丘被呵责之第一
    事;复次,大师所说应舍离之法而不舍离,此乃长老比丘应被呵责之第二事;又,
    浪费散慢,前进于堕落。以逃避远离为重荷,此乃长老比丘被呵责之第三事;诸贤!
    长老比丘实以此等三事被呵责也。诸贤!于此,中腊比丘亦……乃至……年少比丘
    亦以三事被呵责,即:大师住于远离时,弟子众不随学远离,此乃年少比丘被呵责
    之第一事;又,大师所说应舍离之法而不舍离,此乃年少比丘被呵责之第二事;又,
    浪费散慢,前进于堕落,以逃避远离为重荷,此乃年少比丘被呵责之第三事;诸贤!
    年少比丘实以此等三事被呵责也。诸贤!大师住于远离时,而弟子众不随学远离者,
    实即如是也。
 15     大师住于远离时,弟子众亦随学远离者,为如何耶?诸贤!今大师住于远离时,
    弟子众亦随学远离;大师所说应舍离之法而舍离之;不浪费,不散慢,以逃避堕落
    为重荷,前进于远离;诸贤!于此,长老比丘以三事可受称赞,即:大师住于远离
    时,弟子众随学远离,此长老比丘被称赞之第一事;又,大师所说应舍离之法而舍
    离,此乃长老比丘被称赞之第二事;又,不浪费、不散慢,以逃避堕落为重荷,前
    进于远离,此乃长老比丘被称赞之第三事;诸贤!长老比丘实以此等三事被称赞
        三 法嗣经                                           一七
    -----------------------------------------------------------------------
        中部经典一                                          一八
    也。诸贤!于此,中腊比丘[亦]……乃至……年少比丘亦以三事被称赞。即:大
    师住于远离时,弟子众随学远离,此乃年少比丘被称赞之第一事;大师所说应舍离
    之法而舍离,此乃年少比丘应受称赞之第二事;又,不浪费,不散慢,以逃避堕落
    为重荷,前进于远离,此乃年少比丘被称赞之第三事;诸贤!年少比丘实以此等三
    事被称赞也。诸贤!大师住于远离时,弟子众随学远离者,实即如是也。
        诸贤!于此,贪是恶也,嗔亦恶也;为舍贪、舍嗔有中道,使其净眼生、真智
    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槃也。诸贤!使彼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
    静、超凡智、正觉、涅槃之中道者,为如何耶?曰:为八支圣道也,即:正见、正
    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也。诸贤!是于中道令净眼生、而
    导于……涅槃者也。诸贤!于此,忿是恶也,恨是恶也……覆是恶也,恼害是恶也
 16 ……嫉是恶也……悭是恶也……欺瞒是恶也,诳是恶也……迷惑是恶也,性急是恶
    也……慢是恶也,过慢是恶也……憍是恶也3

注3 以上,贪(labha)以下至放逸(pamada)止之十六者,于Anguttara 11.17,111.116等,lobha换为raga(意思同)。嗔(dosa)之次加moha(疑)为全部十七。

,放逸是恶也;为舍放逸有中道。使
    其净眼生,而导于……涅槃者也。诸贤!使彼净眼生、而导于……涅槃之中道者,
    如何耶?曰:为八支圣道也。即: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
    念、正定也。诸贤!此于彼中道,而使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
    觉、涅槃者也。”
        尊者舍利弗如是说已,彼等比丘欢喜舍利弗之所说而信受奉行。
        三 法嗣经                                           一九

发表在 巴利中阿含 | 留下评论

四 怖骇经

                                    四 怖骇经
      北传 增阿二三、一(大正藏二、六六五页。)
      本经,教其闲林独坐,由精进于禅定,可得解脱之经,此、亦示与婆罗门生漏(Janusson
      in)之对谈,彼遂为佛陀之信者。

        中部经典一                                          二0

                第四 怖骇经
        如是我闻。——
        一时,世尊住舍卫城祇陀林给孤独园。尔时,婆罗门生漏诣世尊处,问讯世尊。
    问讯已,坐于一面,坐于一面彼生漏白世尊曰:“尊者1

注1 卿,日译为卿,于原语bho这是同等者间之称呼语,故佛教徒,向佛不用此语,生漏是婆罗门,故对佛呼bho,。但此语本来是bhavant的呼格形,可见是敬称语bhagavant(世尊)之略,由次第之所略,由散称表示亲爱,成为同等者间之称呼语。(故改译为尊者。)

瞿昙!此等善男子是归依尊
    者瞿昙,从在家而为出家行者。尊者瞿昙是彼等之先行者、彼等之援助者、彼等之
    监督鼓励者。彼众是顺从尊者瞿昙之见者也。”世尊曰:“然!如是。婆罗门!然!
    如是。彼等善男子是归依我,从在家而为出家行者,我是彼等之先行者、彼等之援
    助者、彼等之监督鼓励者,又彼众是顺从我之见者也。”[婆罗门又曰:]“尊者瞿
    昙!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甚难忍耐,远离是难为,独住无乐。闲林想能夺(分
 17 散、迷乱)未得三昧比丘之意念。”[世尊曰:]“然!如是。婆罗门!然!如是。
    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甚难忍耐,远离是难为,独住无乐,闲林想能夺末得三
    昧比丘之意念。”
        婆罗门!我曾在未成正觉仍为菩萨时,如次思念:‘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
    甚难忍耐,远离是难为,独住无乐,闲林想能夺末得三昧比丘之意念。’婆罗门!
    彼时,我又生如次思念:‘如何沙门、婆罗门,其身业未清净时,若为闲林之静居、
    僻陬之独居者,彼等因其身业染污未清净,必定招致不善之畏怖惊骇;然!我非身
    业未清净,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我之身业实已清净,不!身业清净之
    圣者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中,我实是最上首也。’婆罗门!我自观己身,
    此清净之身业性,愈得确信[喜悦]闲林之居住。于是婆罗门,我又生如次思念:
    ‘如何沙门、婆罗门。口业未清净……乃至……意业末清净……其生活未清净时,
    若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因其生活染污未清净,彼等必定招致不善之畏怖
    惊骇;然!我非口业乃至生活未清净,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我之生活
    实已清净,不!生活清净之圣者,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中,我实是最上
    首也。’婆罗门!我自观己身,此生活之清净性,愈得确信闲林之居住。于是,我
    又生如次思念:‘如何沙门、婆罗门具贪欲,且具强烈爱欲,若为闲林之静居、僻
    陬之独居者,因其贪欲与强烈爱欲之染污,彼等必定招致不善之畏怖惊骇;然!我
    非具贪欲且具强烈爱欲,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我实无贪欲,不!无贪
        四 怖骇经                                           二一
    -----------------------------------------------------------------------
        中部经典一                                          二二
 18 欲之圣者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中,我实是最上首也。’婆罗门!我自观
    己身之无贪欲性,愈得确信闲林之居住。彼时,我又生如次思念:‘如何沙门、婆
    罗门有嗔恚且恶意,若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因其嗔恚、恶意之染污,彼
    等必定招致不善之畏怖惊骇;然!我非有嗔恚与恶意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
    者,我实是住于慈心者,不!慈心之圣者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中,我实
    是最上首也。’婆罗门!我自观己身之慈心,愈得确信闲林之居住。彼时,我又生
    如次思念:‘如何沙门、婆罗门被缠于惛沉睡眠,若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
    因其被缠于惛沉睡眠之染污,彼等必定招致不善之畏怖惊骇;然!我非被缠于惛沈
    睡眠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我实是离于惛沉睡眠者,不!离于惛沉睡眠
    之圣者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中,我实是最上首也。’[婆罗门!]我自观
    己身之离于惛沉睡眠,愈得确信闲林之居住。彼时,我又生如次思念:‘如何沙门、
    婆罗门为掉举且非寂静心,若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因其掉举、染污非寂
    静之心,彼等必定招致不善之畏怖惊骇;然!我非为掉举、以寂静心而为闲林之静
    居、僻陬之独居者,我实是[离掉举]住于寂静心者,不!寂静心之圣者而为闲林
    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中,我实是最上首也。’婆罗门!我自观己身此寂静心性,
    愈得确信闲林之居住。彼时,我又生如次思念:‘如何沙门、婆罗门有惑、有疑,
    若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因其惑、疑之染污,彼等必定招致不善之畏怖惊
    骇;然!我实非有惑、有疑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我实是超越疑、惑者,
    不!超越疑、惑之圣者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中,我实是最上首也。’婆
 19 罗门我自观己身之超越疑、惑,愈得确信闲林之居住。彼时,我又生如次思念:‘如
    何沙门、婆罗门是自赞毁他,若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因其自赞毁他之染
    污,彼等必定招致不善之畏怖惊骇:然!我非自赞毁他而为闲之静居、僻陬之独居
    者,我实是不自赞、不毁他者,不!不自赞、不毁他之圣者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
    之独居者中,我实是最上首也。’婆罗门!我自观己身此不自赞、不毁他之性,愈
    得确信闲林之居住。彼时,我又生如次思念:‘如何沙门、婆罗门是战栗畏缩,若
    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因其战栗畏缩之染污,彼等必定招致不善之畏怖惊
    骇;然!我非战栗畏缩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我实是弃(不致)身毛竖
    立者,不!弃身毛竖立之圣者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中,我实是最上首也。
        四 怖骇经                                           二三
    -----------------------------------------------------------------------
        中部经典一                                          二四
    我自观己身之弃身毛竖立,愈得确信闲林之居住。彼时,我又生如次思念:‘如何
    沙门、婆罗门是欲得利益名闻,若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因其欲得利益名
    闻之染污,彼等必定招致不善之畏怖惊骇;然!我非欲得利益名闻而为闲林之静
    居、僻陬之独居者,我实是少欲者,不!少欲之圣者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
    者中,我实是最上首也。’我自观己身此少欲性,愈得确信闲林之居住。彼时,我
    又生如次思念:‘如何沙门、婆罗门是懈怠不精进,若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
    者,因其懈怠不精进之染污,彼等必定招致不善之畏怖惊骇;然!我非懈怠不精进
    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我实是发动精进者,不!发动精进之圣者而为闲
    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中,我实是最上首也。]婆罗门!我自观己身此发动精进
    性,愈得确信闲林之居住。彼时,我又生如次思念:‘如何沙门、婆罗门是失念不
 20 注意,若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因其失念不注意之染污,彼等必定招致不
    善之畏怖惊骇;然!我非失念不注意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我实是专念
    者,不!专念之圣者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中,我实是最上首也。’婆罗
    门!我自观己身此事念性,愈得确信闲林之居住。于是,我又生如次思念:‘如何
    沙门、婆罗门是不定、散乱心,若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因其不定、散乱
    心之染污,彼等必定招致不善之畏怖惊骇;然!我非不定、散乱心而为闲林之静居、
    僻陬之独居者,我实是成就三昧者,不!成就三昧之圣者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
    独居者中,我实是最上首也。’我自观己身之成就三昧,愈得确信闲林之居住。彼
    时,我又生如次思念:‘如何沙门、婆罗门是愚钝闇昧,若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
    独居者,因其愚钝闇昧之染污,彼等必定招致不善之畏怖惊骇;然!我非愚钝闇昧
    而为闲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我实是成就智慧者,不!成就智慧之圣者而为闲
    林之静居、僻陬之独居者中,我实是最上首也。’婆罗门!我自额己身之成就智慧,
    愈得确信闲林之居住。
        婆罗门!彼时,我又生如是思念:‘然!我于特定之夜,即半月之[第]十四
    日、十五日及八日之夜,于闲林之墓所、森林之祠堂、树下之祠庙等甚恐怖、身毛
    竖立之处,不停止设座,然而亦见其畏怖惊骇。’于是,我于其后特定之夜,即半
    月之十四日、十五日及八日之夜,于闲林之墓所、森林之祠堂、树下之祠庙等甚恐
 21 怖、身毛竖立之处,不停止设座于其时,我住某处,有野兽靠近、有孔雀打落木片
        四 怖骇经                                            二五
    -----------------------------------------------------------------------
        中部经典一                                           二六
    或风吹动落叶声。其时,我如是思念:‘其畏怖惊骇从此方来也。’彼时,我又生
    如次思念:‘何故我于此,等待希望抑制畏怖耶?不如我如实[于何种姿势]如有
    向我而来之畏怖惊骇,则我如实如是排除其畏怖惊骇。’于是,在我经行时,畏怖
    惊骇之迫来,其时,我只要正在经行,不停止、不生、又不横卧,而[如实地于经
    行]排除彼之畏怖惊骇。婆罗门!又我于站立时,畏怖惊骇之迫来;其时,我只要
    正在站立,不经行、不生、又不横卧,而[如实地于站立]排除其畏怖惊骇。又我
    于端坐时,畏怖惊骇之迫来;其时,我只要正在端坐,不横卧、不站立、又不经行,
    而[如实地于端坐]排除畏怖惊骇。又于我横卧时,畏怖惊骇之迫来;其时,我只
    要正在横卧,不坐、不站立、又不经行,而[如实地于横卧]排除其畏怖惊骇。
        婆罗门!或有沙门、婆罗门以夜为昼而思之,以昼为夜而思之,我说此是彼等
    沙门、婆罗门住于愚痴之故也。而我实是以夜为夜而思之,以昼为昼而思之。婆罗
    门!正当之语者应如是语:‘无愚痴之有情出现于世间,乃为众生之利益,为众生
    之安乐,为怜愍世间,为人天之利益安乐。’其对于我应是真实语也,实际上,我
    才是无愚痴之有情,为众生之利益,为众生之安乐,为怜愍世间,为人天之利益安
    乐,而出现于世间。而且,我发动精进而不怠惰,正念确立而不散乱,身得轻安而
    不激动,心得定而寂静也;我离欲、离(恶)不善之法,有寻、有伺,离生喜乐,
    成就初禅而住。寻、伺已息,内静、心成一向,无寻、无伺,定生喜乐,成就第二
 22 禅而住。不染于喜,舍住(无求),正念、正智2

注2 正智(sampajana),此所谓正智,乃正念更进深一层之谓。故言智慧时之正智不同。

以身正受乐,即圣者所谓:‘舍、
    念、乐住,’成就第三禅而住。舍乐、舍苦,先已灭喜、忧,不苦、不乐,而成舍、
    念、清净,成就第四禅而住。
        如是心等持、清净、皎洁、无秽、无垢、柔软、堪任而得确立不动,我心向忆
    3

注3 忆宿命智(pubbenivasanussatinana)亦可译为宿命通,以超人之智忆念前生之事。

宿命智,如是我忆念种种之宿命。即:‘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
    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百生、千生、百千生、种种成劫、种种坏劫、
    种种成坏劫。而于其处,我如是名、如是姓、如是种族4

注4 译为种族,虽是vanna,此语普通译为色,于此无防译为色。色,可取二种意义,即形容、容色之意,及种族(王族、婆罗门族、庶民族、奴隶族等)之意。而在此可看为容色方面之意思。(佛音此处之注亦然。)予以前后之关系上,无宁是种族之意为适当。

、如是食、如是受苦乐、如
    是以命终。于其处死,于彼处生。于彼处为如是名、如是姓、如是种族、如是食、
    如是受苦乐、如是以命终,又于彼处死,而于此处生。’如是我忆念其一一之相及
    详细之状况俱种种之宿命,此是我于夜之初更(初夜)断证得之第一智(宿命智)。
    于此,无智灭而智生,闇灭而明生。其唯对于实住于不放逸、热心、精勤者而显现
        四 怖骇经                                           二七
    -----------------------------------------------------------------------
        中部经典一                                          二八
    也。
        如是心等持、清净、皎洁、无秽、无垢、柔软、堪任而得确立不动,我心向有
    情生死智。即我以清净超人之天眼,见有情之生死。知[有情之]卑贱、高贵、美
    丽、丑陋、幸福、不幸,乃各各随其业也。‘实此等之有情,身为恶行、口为恶行、
    意为恶行、诽谤圣者、抱怀邪见、持邪见业。彼等身坏命终,生于恶生、恶趣、堕
    处5

注5 堕处(vinipata)罪人应堕之处。

、地狱。又其他此等之有情:身为善行、口为善行、意为善行、不诽谤圣者、
 23 抱怀正见、持正见业,彼等身坏命终,生于善趣、天界。’如是我以清净超人之天
    眼,见有情之生死。知[有情之]卑贱、高贵、美丽、丑陋、幸福、不幸,乃各随
    其业也。婆罗门此是我于夜之第二更(中夜)所证得之第二智(生死智)。于此,无
    智灭而智生,闇灭而明生,其唯对实住于不放逸、热心、精勤者而显现也。
        如是心等持、清净、皎洁、无秽、无垢、柔软、堪忍而得确立不动,我心向漏
    尽智,我如实知:‘此是苦也’、‘此是苦之集也’、‘此是苦之灭也’、‘此是苦灭之
    道也’、‘此等是漏也’、‘是漏之集也’、‘是漏之灭也’、‘是漏灭之道也。’如是知、
    如是见,我由爱欲漏心得解脱、由存在漏心得解脱、由无智漏心得解脱。得解脱已,
    便知:‘解脱’之智生,知‘[此]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不复受有此存在
    (轮回)之状态也。’婆罗门!此是我于夜之第三更(后夜)所证得之第三智(漏
    尽智)。于此,无智灭而智生,闇灭而明生,其唯对实住于不放逸、热心、精勤者而
    显现也。
        婆罗门!或汝生如次之念:‘沙门瞿昙实今日犹不灭贪、嗔、痴,故为闲林之
    静居、僻陬之独居耶?’婆罗门!不应作如是见,我实观二义故,而为闲林之静居,
    僻陬之独居。即:见自现法乐住及慈愍后人也。
        [婆罗门曰:]‘此之后人等乃实依尊者瞿昙等正觉者、应供者如是之慈愍。伟
 24 哉!尊者瞿昙!伟哉!尊者瞿昙!恰如倒者使起,如覆盖者使露现,如迷者教以道,
    如闇中持来油灯,使有眼者见诸色,尊者瞿昙以种种法门说示,我今归依卿瞿昙,
    归依法及僧伽,愿尊者瞿昙容受我之归依,从今以后,终生为优婆塞。’——
        四 怖骇经                                           二九

发表在 巴利中阿含 | 留下评论

无秽经

                                   五 无秽经
      北传 中阿八七、秽品经(大正藏一、五六六页。)求欲经(大正藏一、八三九页。)
      增阿一七、六、结(大正藏二、六三二页。)
      本经,关于秽之有无,说四种人,前之大半是舍利弗对诸比丘说法,最后是舍利弗和大
      目犍连之对谈。

        中部经典一                                          三0
                第五 无秽经
        如是我闻。——
        一时,世尊住舍卫城祇陀林给孤独园。尔时,尊者舍利弗告诸比丘曰:“比丘诸
    贤!”彼等比丘应尊者舍利弗曰:“尊者!”尊者舍利弗乃曰:
        “诸贤!世间有四种人,云何为四?曰:于此处,有人[心]有秽而不如实知‘内
    [心]有秽。’,又有人有秽而如实知‘内有秽。’诸贤!于此处,又有人无秽而不
    如实知‘内无秽。’,又有人无秽而如实知‘内无秽。’诸贤!于此处,若有此秽而
    不如实知‘内有秽’之人,是谓此等二有秽者中之劣者,又有此秽而如实知[内有
 25 秽’之人,是谓此等二有秽者中之优者也。又于此处,若无秽而不如实知‘内无秽’
    之人,是谓此等二无秽者中之劣者。又无秽而如实知‘内无秽’之人,是谓此等二
    无秽者中之优者也。
        如是说已,尊者大目犍连对尊者舍利弗曰:“尊者舍利弗!以何因、何缘,于此
    等二有秽者中,一称为劣者,而他(另一)者称为优者耶?又以何因、何缘,于此
    等二无秽者中,一称为劣者,而他者称为优者耶?”
        [舍利弗答曰:]“尊者!于此处,对有秽而不如实知‘内有秽’者,应如次之
    期待,即:彼舍离彼秽,不发愿、不努力、不精勤,而具贪、嗔、痴,有秽、秽污
    心以至命终。恰如从市肆,或打铁店,持来一铜盘,尘垢覆盖,其所有者既不使用
    又不拂拭,而[任其]放置于尘埃中,则其铜盘将愈增受尘垢也。如是,对彼有秽
    而不如实知:‘内有秽’者,应如次期待,即:彼对彼秽之舍离,将不发愿、不努
    力、不精勤,而具贪、嗔、痴,具秽、秽污心以至命终。贤者!然,又或彼有秽而
    如实知:‘内有秽’者,应如次期待,即:彼对彼秽之舍离,将发愿、努力、精勤,
    彼无贪、嗔、痴,无秽、无秽污心以至命终。恰如从市肆或打铁店,持来一铜盘,
    尘垢覆盖,但其所有者使用之、拂拭之,又不(任其)放置于尘垢中,则其铜盘他
 26 日(多日)后将清净皎洁也。如是虽有秽,对彼有秽而如实知:‘内有秽’者、应
    如次期待,即:彼对彼秽之舍离,将发愿、努力、精勤,彼无贪、嗔、痴,无秽、
    无秽污心以至命终。尊者!又,对彼无秽而不如实知‘内无秽’者,应如次豫想,
    即:将念净相,由彼之念净相,而破其心之贪欲,如是,彼具贪、嗔、痴,具秽、
        五 无秽经                                           三一
    -----------------------------------------------------------------------
        中部经典一                                          三二
    秽污心以至命终。恰如从市肆或打铁店,持来一铜盘,清净皎洁,其所有者既不使
    用、又不拂拭,而[任其]放置于尘埃中,则铜盘日后将愈增受秽垢。如是,虽对
    彼之无秽而不如实知:‘内无秽’者,应如次豫想,即:将念净相,由彼之念净相,
    而破其心之贪欲,彼如是,具贪、嗔、痴,具秽、秽污心以至命终。尊者!又对彼
    之无秽而如实知‘内无秽’者,应如次期待,即:将不念净相,由彼之不念净相,
    而不破其心之贪欲,如是彼,无贪、嗔、痴,无秽、无秽污心以至命终。恰如从市
    肆或打铁店,持来一铜盘,清净皎洁,其所有者使用之、又拂拭之,而不[任其]
 27 放置于尘埃中,如是,彼之铜盘他日实愈清净皎洁。如是,对彼无秽而如实知‘内
    无秽’者,应如次期待,即:将不念净相,由彼之不念净相,而不破其心贪欲,如
    是,彼无贪、嗔、痴,无秽、无秽污心以至命终。尊者目犍连!以此因、此缘,于
    此等二有秽者中,一称为劣者,而他者称为优者;又以此因、此缘,于此等二无秽
    者中,一称为劣者,而他者称为优者。”
        [大目犍连曰:]“尊者!虽谓‘秽、秽’者,究竟其‘秽’之名辞是对何而言
    耶?”[舍利弗曰:]“所云‘秽’之名辞者,即是恶、不善、欲行境之同义语也。
    尊者!于此处,有一比丘起如次之欲望,即:我虽犯罪,愿比丘众不知‘我之犯罪。
    然,比丘众对彼比丘,知‘彼犯罪’之事,彼思:‘彼比丘众知我犯罪。’而愤激、
    抱不满。尊者!彼之愤激、不满,及两者皆是秽也。尊者!于此处,有一比丘起如
    次之欲望,即:我虽犯罪,愿比丘众于屏处对我呵责,而不于众中为之。然,比丘
    众,对彼比丘,于众中呵责之,而不于屏处,彼思:‘比丘众于众中呵责我,而不
    于屏处。’而愤激、抱不满。尊者!彼之愤激、不满,两者皆是秽也。尊者!于此
    处,又有一比丘起如次之欲望,即:我虽犯罪,愿同辈人呵责我,而不由非同辈人
    呵责。然,若由非同辈人呵责彼,而不由同辈人呵责,彼思:‘由非同辈人呵责我,
    而不由同辈人呵责者。’而愤激、抱不满。尊者!彼之愤激、不满,乃两者皆是秽
    也。尊者!于此处,又有一比丘起如次之欲望,即:愿我师因我之质问而对比丘众
 28 说法,而不因其他比丘之质问而说法。然,若师因其他比丘之质问而对比丘众说法,
    不因彼之质问而说法,彼思:‘师因其他比丘之质问而对比丘众说法,不因我之质
    问而说法。’而愤激、抱不满。尊者!彼之愤激、不满,乃两者皆是秽也。尊者!
    于此处,又有一比丘起如次之欲望,即:愿比丘众扈从我(令我在最前而随从我)
        五 无秽经                                           三三
    -----------------------------------------------------------------------
        中部经典一                                          三四
    至村里行乞,而不扈从其他比丘至村里行乞。然,比丘众扈从其他比丘至村里行乞,
    而不扈从彼至村里行乞者,彼思:‘比丘众扈从其他比丘至村里行乞,而不扈从我
    至村里行乞。’而愤激、抱不满。尊者!彼之愤激、不满,乃两者皆是秽也。尊者!
    于此处,又有一比丘起如次之欲望,即:愿令我于食堂得第一座、第一澡水、第一
    食,而不令其他比丘于食堂得第一座、第一澡水、第一食。然,若其他比丘于食堂
    得第一座、第一澡水、第一食,而彼于食堂不得第一座、第一澡水、第一食,彼思:
    ‘其他比丘于食堂得第一座、第一澡水、第一食,而我于食堂不得第一座、第一澡
    水、第一食’故,而愤激、抱不满。尊者!彼之愤激、不满,两者皆是秽也。尊者!
    于此处,又有一比丘起如次之欲望,即:愿于食堂食毕,由我说随喜(表示感谢),
    而非由其他比丘说随喜。然,若于食堂食毕,由其他比丘说随喜,非由彼说随喜,
    彼思:‘于食堂食毕,由其他比丘说随喜,非由我说随喜。’而愤激、抱不满。彼
    之愤激、不满,乃两者皆是秽也。尊者!于此处,又有一比丘起如次之欲望,即:
    愿令我对集于园中之比丘众说法,而不令其他比丘对集于园中之比丘众说法。然,
 29 其他比丘对集于园中之比丘众说法,非由彼说法,彼思:‘其他比丘对集于园中之
    比丘众说法,非由我为之。’而愤激、抱不满。尊者!彼之愤激、不满,乃两者皆
    是秽也。尊者!于此处,又有一比丘起如次之欲望,即:愿令我对集于院中之比丘
    尼……[乃至]……优婆塞……[乃至]……优婆夷说法,而不令其他比丘对集于
    院中之比丘尼……[乃至]……优婆塞……[乃至]……优婆夷说法。然,其他比
    丘对集于院中之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说法,非由彼说法,彼思:‘其他比丘
    对集于院中之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说法,非由我为之。’故,而愤激、抱不
    满。尊者!彼之愤激、不满,乃两者皆是秽也。尊者!于此处,又有一比丘起如次
    之欲望,即:愿比丘众应对我恭敬、尊重、尊敬及崇拜,而不对其他比丘恭敬、尊
    重、尊敬及崇拜。然,比丘众对其他比丘恭敬、尊重、尊敬、崇拜,而不对彼恭敬、
    尊重、尊敬、崇拜,彼思:‘比丘众对其他比丘恭敬、尊重、尊敬、崇拜,而不对
    我恭敬、尊重、尊敬、崇拜。’而愤激、抱不满。尊者!彼之愤激、不满,乃两者
    皆是秽也。尊者!于此处,又有一比丘起如次之欲望,即:实愿比丘尼……乃至……
    优婆塞……乃至……优婆夷对我恭敬、尊重:尊敬、崇拜,而不对其他比丘恭敬、
    尊重、尊敬、崇拜。然,比丘尼……[乃至]……优婆塞……[乃至]……优婆夷
        五 无秽经                                           三五
    -----------------------------------------------------------------------
        中部经典一                                          三六
    对其他比丘恭敬、尊重、尊敬、崇拜,而不对彼恭敬、尊重、尊敬、崇拜,彼思:
    ‘比丘尼……[乃至]……优婆塞……[乃至]……优婆夷对其他比丘恭敬、尊重、
    尊敬、崇拜,而不对我恭敬、尊重、尊敬、崇拜。’而愤激、抱不满。尊者!彼之
    愤激、不满,乃两者皆是秽也。尊者!于此处,又有一比丘起如次之欲望,即:愿
 30 令我得良好衣服,而不令其他比丘得良好衣服。然,其他比丘得良好衣服,而彼不
    得良好衣服,彼思:‘其他比丘得良好衣服,非由我得之。’而愤激、抱不满。尊
    者!彼之愤激、不满,乃两者皆是秽也。尊者!于此处,又有一比丘起如次之欲望,
    即:愿我得良好施食,乃至良好床座、医药资具,而不令其他比丘得良好施食,乃
    至良好床座、医药资具。然,其他比丘得良好施食……乃至……良好床座、医药资
    具,非由彼得之,彼思:‘其他比丘得良好施食,乃至良好床座、医药资具,非由
    我得之。’而愤激、抱不满。尊者!彼之愤激、不满,乃两者皆是秽也。尊者!所
    云‘秽’者,即是恶、不善、欲行境域之同义语也。
        尊者1

注1 对以下一段请参看增支部六、五九。犹关于闲林住者乃至粪扫者,巴利清净道论二,国译一切经解脱道论三,于头陀品等说明,应顺阅之。

!任何比丘,若彼被闻、见未舍离此等恶、不善、欲行之境域,虽然彼
    是闲林住者、僻陬独住者,又,是乞食者、次第乞食者、[著]粪扫衣者、粗服者,
    彼之同行者则对彼不恭敬、不尊重、不尊敬、不崇拜。何以故?以闻、见彼尊者末
    舍离此等恶、不善、欲行之域故也。尊者!譬如,于此处,从市肆或打铁店,持来
    一清净皎洁之铜盘,其所有者盛以蛇尸或狗尸、人尸,以其他铜盘覆盖之,而持到
    市肆。其有人见曰:‘君!其藏何者耶?是如何殊妙之物耶?’即开其盖而观之。
    观已,起恶心、不吉利、厌恶之念;饥者不生食欲、何况饱食者耶?茫然!哑然!
    如是,尊者!任何比丘,若彼被闻、见未舍离此等恶、不善、欲行之境域,虽然彼
    是闲林住者、僻陬之独住者,又,是乞食者、次第乞食者、[著]粪扫衣者、粗服者,
 31 彼之同行者则对彼不恭敬、不尊重、不尊敬、不崇拜,何以故?以见、闻彼长老末
    舍离此等恶、不善、欲行之域故也。
        尊者!又。任何比丘,若彼被见、闻已舍离此等恶、不善、欲行,虽然彼近聚
    落而住、受请食、缠欲服者,被之同行者则对彼恭敬、尊重、尊敬、崇拜。何以故?
    以见、闻彼尊者,已舍离恶、不善、欲行之境域故也。尊者!譬如,于此处,从市
    肆或打铁店,持来一清净皎洁之铜盘,其所有者盛以白净米粥,如种种调味、药味,
    以其他铜盘覆盖之,而持到市肆,其有人见曰:‘君!其藏何者耶?是如何殊妙之
        五 无秽经                                           三七
    -----------------------------------------------------------------------
        中部经典一                                          三八
    物耶?’即开其盖而观之,观已,[不但]不起不好、不吉利、厌恶之念,虽饱满者
    亦生食欲,何况饥者耶?如是,尊者!任何比丘,若彼被见、闻,已舍离此等恶、
    不善、欲行之境域,虽然彼近聚落而住、受请食、缠俗服者,彼之同行者则对彼恭
    敬、尊重、尊敬、崇拜。何以故?以见、闻彼尊者,已舍离此等恶、不善、欲行之
    境域故也。”
        如是说时,尊者大目犍连对尊者舍利弗曰:“尊者舍利弗!我想起一譬喻。”[舍
    利弗曰:]“尊者目犍连!其说之。”[尊者大目犍连乃曰:]“一时,我在王舍城山
    围城2

注2 山围城(Giribbaja),于北传译为岩山、山谷精舍、夹谷精舍等。出所围之都市(盆地),王舍城之旧城,频婆娑罗王以来(一说为阿阇世王以来)于此山城外之平地,筑新王舍而住。此记事是新王舍城成立后,乃很明白的。

内,时,我晨早著衣,执持衣钵,至王舍城行乞。尔时,造车师之子三弥提
    正在造车辋。其时,原为造车师之弟子,为邪命外道盘陀子(裸身苦行者)立于彼
    前。于此处,原为造车师之弟子邪命外道盘陀子生如次念:呜呼!此造车师之弟子
    三弥提将矫正此车辋之此歪、此弯曲、此缺点,使此车辋成为不歪、不曲、无缺点、
 32 清净、最坚牢也。”而当原为造车师弟子之邪命外道心如是念时,如是,造车师之弟
    子三弥提矫正彼车辋之彼歪、彼弯曲、彼缺点。如是,彼盘陀子欢喜,发如次欢喜
    之言曰:‘其以心知心而矫正之,使不相违也。’如是,又,于此处,有无信之人,
    为生活故,无信心却由在家成为出家行者,为奸诈、诡诈、欺诳,掉举、憍傲,浮
    动、饶舌、杂话者,不防护根门、不知食之节制、懈怠其注意,不念愿(不渴仰)
    真沙门、于学不专精、浪费散慢、前进于堕落,以远离为重荷而逃避、懈怠不精进、
    失念、无思念(神志不清醒)、无定心、散乱心、而无智慧闇昧,对彼等,尊者舍利
    弗是以心知[彼等]心而依此法门矫正便不相违也。又,于此处,有善男子有信心,
    由富贵家成为出家行者,不为奸诈、诡诈、欺诳、掉举、憍傲、浮动、饶舌、杂话
    者,善防护根门、于食有节制、深勤注意、念愿真沙门、学专精、不浪费、散慢、
    以堕落为重荷而逃避、前进于远离、勤勇精进、念确立、有思念、定心专念有智慧
    而无闇昧。彼等听闻尊者舍利弗所说此法门,必定对其语及意详细吟味,如[渴得]
    饮,如[饥得]食。真是善哉!使同行者从不善转为善而安立之。尊者!恰如年青
    之青年男女,好装饰,洗头毕,或得青莲华鬘、或雨3

注3 两生华鬘(vassika)亦译为夏生。

生华鬘、或得善4

注4 善思华鬘(atimuttakS)亦译为苣藤、龙舐。

思华鬘,
    以两手取之而如是装饰于头上。如是,尊者!于此处,有善男子,有信心而由在家
    成为出家行者,彼不奸诈……无闇昧,彼等听闻尊者舍利弗所说此法门,必定对其
    语及意详细吟味,如[渴得]饮,如[饥得]食。真是善哉!使同行者从不善转为
        五 无秽经                                           三九
    -----------------------------------------------------------------------
        中部经典一                                          四0
    善而安立之。”实如是,彼等两高德相互善说、相互随喜也。——

发表在 巴利中阿含 | 留下评论

六 愿经

                                    六 愿经
      北传 中阿一0五、愿经(大正藏一、五九五页。)
      本经若比丘有种种愿望者,为充实其愿望,教以应先受戒而守之。

 33             第六 愿经
        如是我闻。——
        一时,世尊在舍卫城祇陀林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呼诸比丘曰:“诸比丘!”彼
    等比丘应世尊曰:“世尊!”世尊乃曰:
        “诸比丘!汝等1

注1 对于以下,参照增支部、四、二二经。

应具足戒、具足戒本。对戒本之守护而令守护之,应具足行及
    行处。畏慎细罪,应受学处而学。诸比丘!若比丘愿:‘令我为同行者、所爱、所
    重、所敬’者。彼则应成就戒、持守内心寂静,不轻禅、具足观行、为住空闲处之
    行者。又,若比丘愿:‘令我得衣、食、床座、医药资具’者。彼则应成就戒、持
    守内心寂静、不轻禅、具足观行、为住空闲处之行者。又,若比丘愿:‘令我享衣、
    食、床座、医药资具[之施]者,其[施]之行为获大果报、有大功德’者。彼则
    应成就戒……乃至……为住空闲处之行者。又,若比丘愿:‘令我亲族血缘之逝去
    死去者,能以清净欢喜心忆念[我],令彼等因此而获大果报、有大功德’者。彼则
    应成就戒……乃至……为住空闲处之行者。又,若比丘愿:‘令我快乐,克服不乐,
        六 愿经                                             四一
    -----------------------------------------------------------------------
        中部经典一                                          四二
    不乐不征服我,令我能从此征服任何所生之不乐’者。彼则应成就戒……乃至……
    为住空闲处之行者,又,若比丘愿:‘令我克服怖畏惊骇,而怖畏惊骇不征服我,
    令我能从此征服任何生起之怖畏惊骇’者。彼则应成就戒……乃至……为住空闲处
    之行者。又,若比丘愿:‘令我住于现在乐之四禅,随愿而得者,无难而得者,安
    易而得者]者。[彼]则应成就戒……乃至……为住空闲处之行者。又,若比丘愿:
    ‘令我超越色而成为无色之[状态],寂静解脱,以此身到达而住’者。[彼]则应
 34 成就戒……乃至……为住空闲处之行者。又,若比丘愿:‘令我以断三结、离堕法、
    决定成为趣正觉之预流者’者。[彼]则应成就戒……乃至……为住空闲处之行者。
    又、若比丘愿:‘令我以断三结,灭贪、嗔、痴,而为一来者,即唯来此世间一次
    而苦尽’者[彼]则应成就戒……乃至……为住空闲处之行者。又,若比丘愿:‘令
    我断五下分结,为化生者,而于彼处2

注2 “彼处”是死后之往生处,此世界之处(后世言为欲界外之处。)

般涅槃3

注3 般涅槃,是parinibbana之音译,本来虽是完全解脱之意,后世之使用方法,言解脱为死。

,不再从其处还来此处者(不还者)’
    者。[彼]则应成就戒……乃至……为住空闲处之行者。又,若比丘愿:‘令我验证
    种种神通力,即一[身]化多[身]、多[身]化一[身],或显、或隐,越壁、越
    墙、越山,行之而无碍,犹如行于虚空;出没于地中,犹如[出没]于水中;行于
    水上而不破坏水,犹如行于地上时;于虚空中趺坐而往来,犹如飞鸟;又,以手掌
    抚摸如是大威力、大威德之日月,乃至到达梵天界,以此身而得征服之’者。[彼]
    则应成就戒……乃至……为住空闲处之行者。又,若比丘愿:‘令我以清净超人之
    天耳界,于天、人之两[种]声,[无论]其远或近。皆得闻之’者。[彼]则应成
    就戒……乃至……为住空闲处之行者。又,若比丘愿‘令我以心知其他有情、其他
    人之心,即有贪欲心知其有贪欲心,无贪欲心知其无贪欲心,有嗔恚心知其嗔恚心,
    无嗔恚心知其无嗔恚心,愚痴之心知其愚痴之心,无愚痴心知其无愚痴心,或摄心
    知其摄心,散心知其散心,高广心知其高广心,不高广心知其不高广心,有上心知
 35 其有上心,无上心知其无上心,定心知其定心,不定心知其不定心,解脱心知其解
    脱心,不解脱心知其不解脱心’者。[彼]则应成就戒……乃至……为住空闲处之行
    者。又,若比丘愿:‘令我忆念[我]种种之宿命,即一生、二生、三生、四生、
    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百生、千生、百千生,种种成劫、
    种种坏劫、种种成坏劫,于其处,我如是名、如是姓、如是种族、如是食、如是受
    苦乐、如是命终。于其处死于彼处生,于彼处,[我]如是名、如是姓、如是种族、
        六 愿经                                             四三
    -----------------------------------------------------------------------
        中部经典一                                          四四
    如是食、如是受苦乐,如是命终。又,于彼处死于此处生。如是,我忆念一一相及
    详细状况俱之种种宿命’者。[彼]则应成就戒……乃至……为住空闲处之行者。又,
    若比丘愿:‘令我以清净超人之天眼,见有情之生死,即知[有情之]卑贱、高贵、
    美丽、丑陋、幸福、不幸,乃各随其业也。即实以此等有情身为恶业、口为恶业、
    意为恶业、诽谤圣者、抱怀邪见、持邪见业故。彼等身坏命终,生于恶生、恶趣、
    堕处、地狱;又,以其他此等之有情身为善行、口为善行、意为善行、不诽谤圣者、
    抱怀正见、持正见业故。彼等身坏命终,生于善趣、天界。如是,我以清净超人之
    天眼,见有情之生死,知[有情之]卑贱、高贵、美丽、丑陋、幸福、不幸,乃各
    随其业’者。(彼)则应成就戒……乃至……为住空闲处之行者。又,若比丘愿:‘令
    我诸漏灭尽、得无漏之心解脱、慧解脱、于现法自达、自作证成就而住’者。(彼)
 36 则应成就戒、守持内心寂静、不轻禅、具足观行、为住空闲处之行者。‘诸比丘!汝
    等应具足戒、具足戒本、对戒本之守护而守护之、应具足行及行处、畏慎细罪、受
    学处而学。’凡是(以上)所说,皆是关于此而说也。”
        世尊如是说已,彼等比丘欢喜世尊所说而信受奉行。——

发表在 巴利中阿含 | 留下评论